近日讀了三則與雞蛋有關的故事,有些聯想。
  第一則來自《資治通鑒》。孔子的孫子子思向衛侯推薦將才苟變,衛侯說他也知道苟變可用,但苟變在做稅官時吃了老百姓的兩個雞蛋,所以不能用。子思說,用人就像工匠選用木材,應該取其所長、棄其所短。“今君處戰國之世,選爪牙之士,而以二卵棄乾城之將,此不可使聞於鄰國也。”衛侯被說服了。
  選人用人,政治之大事。不同的時期、形勢、條件之下,原則各有不同。在生死存亡、競爭決勝之時,人才難得,往往強調唯才是舉、不拘小節。而在天下安定、長期執政之後,選拔幹部就更突出德才兼備、以德為先。這方面的例子很多,其中的原因也是清楚的。動蕩時期,百姓的信任更多源於其能力和水平,因此會給予更多寬容;而承平日久,社會心理髮生轉化,不分彼此的熱情逐漸減退,不可隨便的要求成為自然。幹部的小節,就在老百姓的眼皮子底下,最為直觀。不負責、不檢點的行為,對幹部隊伍形象的損害、對民心的挫傷就是最為直接的。由此可以理解,苟變白吃兩個雞蛋可以既往不咎,而今天的幹部卻必須因公款購買兩盒月餅被問責。
  第二則故事說的是清宮雞蛋價格昂貴。光緒年間,一個雞蛋市價不過幾個銅錢,可在御膳房,四個雞蛋開價至三十四兩銀子。有一次,光緒皇帝當著文武百官的面,舉著一隻雞蛋問他的老師翁同龢:“這種貴物,師傅也曾吃過嗎?”答道:“我家裡遇上祭祀大典,才偶爾吃一次,否則不敢吃。”
  從上到下都在矇蔽光緒皇帝,這是可怕的,更可怕的是連他的老師都不敢拆穿。惡劣風氣背後往往牽扯複雜的利益,盤根錯節,一些人自覺不自覺地服從其中,推波助瀾,以致潛規則盛行。由此可知積弊清除之艱難,與正風肅紀之必要。對上對下講真話、實話,襟懷坦白、光明磊落,是營造一個良好的從政環境、建設一個好的政治生態的基本要求。如今大力推行政務公開,民情表達渠道通暢,監督之網越織越密,幹部自當身體力行求實務實,那些還想搞瞞天過海的人,應該從天價雞蛋中反思教訓。
  第三則是關於小平同志的。1975年重新“出山”不久,鄧小平便在一次高級幹部會議上強調:像我們這樣的人,到下麵去調查研究,不要給地方幹部增加負擔,不要搞什麼招待,生活方面特別是在“吃”的問題上,我看西紅柿炒雞蛋就不錯了。
  “西紅柿炒雞蛋就不錯了”,一句朴素的話,生動地詮釋了艱苦奮鬥的傳統,其中體現的自知、自律、自省,今天讀來也令人十分感佩。物質水平提高了,公務接待標準適當提高一些,也無可厚非。但違反規定競相奢華,揮霍公帑,腐敗勢必產生。制度不落實,往往是從小處不執行開始的,“破窗效應”形成,再嚴格的規章條文都難免淪為“稻草人”。倡導厲行節約,黨政機關應自覺帶頭,制度建設跟進,從嚴控公款開支入手,帶動社會樹立簡樸之風。
  “不矜細行,終累大德。”小小雞蛋,與政風聯繫起來,也值得較真。作風建設永遠在路上,細微之處決定成敗,也更見功夫、更見韌勁。  (原標題:雞蛋雖小見作風(人民論壇))
創作者介紹

mavis

osgdatew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