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市麻園嶺李莊,是周里、常杏雲夫婦在湖南和平解放前夕住過的地方。當時,程潛的《備忘錄》就是從這裡秘密送出的。1991年5月,聽說這裡要被拆,周里(右二)、常杏雲(右三)特意來留影紀念。周五一 供圖湖南和平解放後,湖南臨時省政府和湖南人民軍政委員會先後成立,陳明仁(右)任臨時省政府主席,程潛(左)任湖南人民軍政委員會主任委員。王靜 馬寧供圖記者 劉炬
  65年前的今天,在未損一磚一瓦的情況下,人民解放軍進入古城長沙,湖南宣告和平解放。這是中國人民解放事業的一個重大勝利,在湖南人民革命鬥爭史上增添了光輝的一頁,也促進了其他地區的早日解放。
  周里,一直戰鬥在湖南這片紅色土地上,曾擔任中共湖南省工委書記,長期從事國民黨統治區和敵占區的地下工作,是一名卓越的地下工作領導者。憑著敏銳的洞察力,他在1948年專門成立了統戰策反小組,一步一步推進策反程潛、陳明仁的進程,演繹了經典的湖南版“國共合作”,堪稱“湖南第一紅色特工”。
  “很小的時候,父親就告誡我們:長大後只有靠自己為黨和人民工作,生活才有價值、有意義,靠父母的榮譽和地位吃飯是不光彩的。”近日,62歲的周五一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講述了父親周里數十年革命生涯中的點點滴滴。
  積極策反,促成程潛陳明仁起義
  周五一回憶說,父親周里是“馬日事變”後,1927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的。在共產黨人和革命志士遭到國民黨反動派殺戮的情況下,在革命低潮時,父親不但沒有退縮,反而更堅定了革命意志,毅然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1927年10月,剛剛發動秋收起義的毛澤東,率工農革命軍第一軍第一師第一團來到酃縣(今炎陵縣)的水口小鎮時,周里第一次見到毛澤東。離開水口後,毛澤東給中共湘南特委寫信,將周里的聯絡地點告訴了特委。1942年,中共湖南省委改為湖南省工作委員會,周里任書記,領導湖南的地下工作。
  1948年7月,程潛被任命為國民黨長沙綏靖公署主任、湖南省政府主席。雖然程潛在公開場合唱一些反共高調,但仍出台了一系列親民措施。周里敏銳地察覺到,可以對程潛積極策反,和平解放湖南。周里在黨中央領導下,抓緊對程潛的統戰策反工作,從分析程潛的處境、程潛的左右和親屬動態,到如何著手進行統戰策反等,都進行了精心的策劃和詳盡的安排,同時還要特別警惕蔣介石和白崇禧的垂死掙扎和破壞陰謀。
  1949年6月,程潛寫了一份《備忘錄》,向中共中央和毛澤東主席正式表明態度。周里寫了一封給華中局的報告,請篾匠特製了一擔夾層篾簍,將這兩份絕密文件藏在篾簍夾層中,派地下黨員黃人凌、張友初扮成商人將密件送到漢口華中局。1949年7月4日,毛澤東收到程潛的《致中共中央和毛澤東主席備忘錄》,立即給程潛回電。8月4日,程潛、陳明仁等發出起義通電。8月5日,湖南宣告和平解放。
  這是一場十分尖銳複雜的鬥爭。周里在這場鬥爭中傾註了全部精力,有著不可磨滅的功勞。湖南的和平解放,不僅使湖南人民免遭戰禍之苦,而且對促進華南、西南、西北的解放產生了重要影響,加速了全國解放的進程。
  嚴格家教,不給兒女謀一點私利
  “自我懂事以來,感覺父親每天都很忙,他總是處於三種狀態:看書、思考問題、出差去農村。”周五一說,“父親除吃飯外,幾乎無暇與子女交談,因此,吃飯時間便是他教育子女的良機。父親外表嚴厲,其實,內心十分慈善。他一生都在關心他人,幫助他人。他做的很多事情常常看似簡單,其實深刻。他留給了我們無盡的回憶。”
  周里的8個兒女中,沒有一個當幹部的。大兒子周作儒到今年3月去世時,還是一個農民。周五一在家排行老七,當過知青、做過普工、參軍當過長沙炮兵學院教官、下海做過生意等。年輕時,周五一對父親認識不深,覺得他對別人尤其是對農民特別好,而對自己的孩子非常嚴格,似乎並不太好。直到父親1997年患癌症,周五一照顧了他許多年,才對父親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其實,父親非常愛自己的子女,只是他表達的方式有時往往讓人誤解而已。”
  周五一回憶說:“1968年12月,我和四姐寧寧作為知識青年下放到懷化農村。當時父親被關了起來,並且不准家人見面。我知道父親身體不好,怕冷,稍有感冒就發燒。這樣的寒冬臘月,連普通的保暖條件都沒有,又無人照顧,我當時想父親會活不過這個冬天,於是硬闖進去見了父親一面。父親看見我,顫抖地用雙手捧著一個理髮剪送給我說:‘你下農村去,要多向農民學習,別忘了給農民理髮。’後來在農村,這套理髮剪子很起作用。我們當時那個偏僻的生產隊里所有男的不論知青還是農民,都靠它理髮。”
  周五一回憶說,因為當年父親的辦公室就在家裡,為此,他給兒女們立下規矩:不經允許不准進入他的辦公室;有事進去了不准隨便翻桌上的東西和文件;不准用公家的信紙、信封寫私人信件。就是這些看似簡單的要求,卻在潛移默化中培養了我們姊妹兄弟公私分明、克己奉公、嚴守紀律、嚴格保密的意識。
  關心百姓,收到農民特產要付錢
  “父親很少跟我們講他當年的革命經歷,遇到一件事或者興趣來了,也只會講講當年老戰友的趣事。”周五一說,父親一貫註重調查研究。東起井岡山麓,西至武陵山脈,北自洞庭湖畔,南達九嶷山下,到處有他的足跡。
  “記得父親任省委書記時,社教蹲點住在長沙縣洞井公社桃花大隊最貧困的農民李八爹家裡。”他回憶說,當時父親看到冬天他家沒有柴燒,就叫司機去城裡的鋸木場拖些木屑給他家。後來,李八爹成了我們家經常走動的“親戚”。我小時候父親也經常讓我住到李八爹家,跟他們學插秧種田等。
  幾十年中,許多農民都與周里保持著密切聯繫,常常提些土特產來省城看望他。周里總是叮囑秘書:凡是農民送來的土特產品,一律要按價付錢,否則,一概不收,因為“我是黨的幹部,國家發了我的工資,不能再接受別人的禮品,更不能拿群眾一針一線。”周里有一個規矩:凡是遠道而來看望他的貧苦農民,都要給予來迴路費。“直到耄耋之年,父親依然關註老根據地發展,牽掛老根據地人民的疾苦。”周五一說。
  人 物 檔 案
  周里,原名周策海、周禮,1903年11月25日出生於湖南省炎陵縣(原酃縣),1927年4月參加共青團,6月在炎陵縣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酃縣縣委書記,酃遂游擊隊隊長兼政委、湘贛紅軍酃縣獨立新九營政委。
  紅軍長征後,在湘贛和湘南地區堅持了三年游擊戰爭,曾任中共湘南特委書記。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曾任中共湖南省工委書記。
  新中國成立後,歷任湖南省委常委、省委副書記、書記(當時有第一書記),省政府副省長、省政協副主席、主席,中顧委委員。
  2000年5月22日,因病醫治無效,在長沙逝世,享年97歲。
  專家觀點
  省委黨史研究室原副主任、研究員陳清林:
  湖南和平起義是情理所致
  記者 劉炬
  日前,湖南省委黨史研究室原副主任、研究員陳清林接受記者採訪時說:“程潛、陳明仁兩位將軍識時勢、明大義,使湖南問題能夠和平解決,在全國都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他們之所以起義,並非偶然,乃是‘大勢所趨,情理所迫,要找出路,黨有政策’。”
  陳清林借用時任中共湖南省工委書記周里的話說,“大勢所趨、人心所向”,這是和平解決湖南問題的首要條件。程潛於1948年7月來湖南任長沙綏靖公署主任兼湖南省政府主席時,人民解放軍已轉入戰略進攻,解放戰爭的勝利已成定局。而程潛、陳明仁當時在政治上並不得勢,桂系軍閥白崇禧也不信任他們。
  其次,湖南的歷史狀況決定了和平解放是大勢所趨。據統計,在國民黨抗日的22場大戰役中,湖南就占了6場。湖南人民歷經戰亂,飽受戰爭之苦,再也不願意打仗了。程潛、陳明仁深知,如果替蔣介石、白崇禧去打仗,當炮灰,犧牲湖南人民的利益,是情理所不容的。
  陳清林說,最為關鍵的一點是,當時中國共產黨對勝利充滿信心。以周里、餘志宏、塗西疇等同志為主的湖南省工委,深知解放湖南是必然的。他們認為,讓飽受戰爭之苦的湖南人民免受再一次的戰爭災難,採取和平方式解決湖南問題是上上之策。為此,湖南省工委專門成立了統戰策反小組。
  當時,湖南省工委著重從兩個方面做工作:一是發動廣大群眾和各界民主人士,開展和平運動;二是加強統戰策反工作,著重爭取程潛、陳明仁走和平道路。程潛、陳明仁要找出路,而共產黨又有政策,指引他們走光明大道。這樣,兩相結合,自然水到渠成。
  相關鏈接
  湖南和平解放中關鍵人物的態度及言論
  ●1949年3月,程潛在南京拜訪湘籍無黨派知名人士章士釗。章在會見中談到毛澤東對程潛的希望:只要程潛走和平道路,不僅不咎既往,不會把他當成戰犯看待,而且還會給予禮遇。這對程潛消除疑慮起到重大作用。程潛表示:“行嚴兄(章士釗字行嚴)所談見聞和忠言,對我有很多教益,使我對中共和毛澤東主席有了進一步的認識。以後行嚴兄如有機會再見到毛澤東主席時,仍請轉告他,我程頌雲是決心走和平道路的。”
  ●國民黨湖南省綏靖總司令兼省保安司令陳明仁:“我是湖南人,祖宗墳墓所在,不會光憑個人的意氣,使長沙五十萬人民遭受浩劫,生命財產蒙受損失”,“總要使長沙市不能聽到槍聲”。
  ●1949年6月,程潛寫了要求和平起義的《備忘錄》,請中共湖南省工委遞交中共中央和毛澤東主席。程潛在《備忘錄》中寫道:“爰本反蔣、反桂系、反戰、反假和平之一貫態度,決定根據貴方公佈八條二十四款之原則,謀致湖南局部和平。”“一俟時機成熟,潛當立即揭明主張,正式通電全國,號召省內外軍民一致擁護八條二十四款為基礎之和平,打擊蔣白殘餘反動勢力。”
  ●中共中央收到程潛的《備忘錄》後,毛澤東於1949年7月4日親筆覆電程潛:“先生決心採取反蔣反桂及和平解決湖南問題之方針,極為佩慰。”“所提軍事小組聯合機構及保存貴部予以整編教育等項意見均屬可行。”
  ●毛澤東、朱德獲悉長沙和平起義勝利消息之後,立即致電程潛、陳明仁將軍暨全體起義將士:“接誦8月5日通電,義正辭嚴,極為佩慰……諸公率三湘健兒,脫離反動陣營,參加人民革命,義聲照著,全國歡迎。南望湘雲,謹致祝賀。”
  ●毛澤東修改定稿的新華社時評《湖南起義的意義》指出:“程潛、陳明仁兩將軍在湖南起義,嚴重地震撼了華南、東南、西南、西北的國民黨殘部。”
  ●中共湖南省工委書記周里:“地下黨的生活結束了,見到天日了。”(記者 劉炬 整理)
  記者手記
  湖湘英傑的赤子情懷
  長沙,有風景獨秀“霜葉紅於二月花”的岳麓山,有水洲相擁“春來江水綠如藍”的湘江;有馬王堆漢墓、千年學府岳麓書院、三國東吳簡牘;有馬王堆、開福寺、天心閣……一件件具象,見證著古城長沙2000多年的燦爛文化與悠久歷史。今天,我們能完整地一睹她們的風采,關鍵原因之一,就在於65年前,古城長沙在未損一磚一瓦的情況下回到人民的懷抱,免遭戰火的劫難。
  湖南和平解放,是黨中央、毛澤東英明領導的勝利,也離不開程潛、陳明仁、程星齡、周里、餘志宏等國共兩黨一批關鍵要員的同心戮力。當時,湖南許多民主人士和起義人員,是在蔣介石的反動統治下,在白崇禧的囂張高壓下,冒著生命危險,毅然反對蔣介石的法西斯專政和反共反人民的內戰政策,擁護共產黨的政策,為和平解放湖南貢獻力量。解放後,他們又在黨的領導下,以飽含對三湘大地無限感情的赤子情懷,繼續為建設湖南譜寫新的篇章。
  “我欲因之夢寥廓,芙蓉國里盡朝暉。”今天的三湘大地,奮發有為、銳意進取、搶抓機遇、敢為人先,正在努力為實現民族復興的中國夢而揚帆破浪,奮力前行。
  (原標題:紅色特工促成和平解放)
創作者介紹

mavis

osgdatew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