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阻擋國家進步的最大石頭?◎剝皮的政府,拔毛的政黨! table.MsoNormalTable {font-size:10.0p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st1\00003a*{} table.MsoNormalTable {font-size:10.0p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誰是阻擋國家進步的最大石頭?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1/new/jan/6/today-s1.htm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全民健保要辦得好,當然一定要付出才會有所得,不太可能有天上 掉下來的禮物,這個簡單的道理,現代的公民大家心裡都有數。但是週二在立法院由國民黨以多數優勢強行通過的全民健康保險法修正案,卻引起了學者專家、中產階級、低收入者、工商企業雇主全都「異」見盈庭,甚至連衛生署長楊志良亦辭職明志、堅持求去,只剩下馬政府少數府院黨核心誇口改革、自認進步。五都選後才一個月,馬英九政權就以這種乾綱獨斷的拼裝政策霸凌專業、霸凌全民,堪稱台灣民主化之後,史上最大的霸凌集團。 這次全民健康保險法修正案的修法過程,只說明了一點,這個政府是一個既無擔當、毫無理想、也不務實的一群爭權奪利政客而已。所謂的雙軌制,即現行經常性薪資保費的費率由5.17%降到4.91%,另加收「補充保費」,包括利息、股利、股息、超過四個月以上的獎金、公司行號租賃所得、兼職及執行業務所得等,不僅個人,雇主亦在內,費率為2%。其精神與「二代健保」改革案一點關係也沒有,也無法徹底進行健保的體質調整與永續經營,因此楊志良坦承這是一個妥協的結果,還太含蓄了,其實這根本是個未經深思熟慮的臨時起意,問題是這些人並不是天縱英明的天才,可想而知,其過程有多荒謬,後果又會多危險! 「二 小型辦公室代健保」採取以家戶總所得為稅基的方案,在台灣已經歷經了十多年的冗長討論,匯聚了百名以上的學者與專家反覆評估,早在民進黨執政時期即已提出,但送到國民黨掌握的立法院後被宣判為無期徒刑至今,終於在今年初,由國民黨執政的衛生署再送進立法院,不少人以為,國民黨一黨獨大下,總可以做一些比較具有理想性的改革吧?沒想到就在 最後的時刻,依舊功虧一簣,行政院擋不住壓力不挺政務官,財政部也見風轉舵不聲援同僚,楊志良因此成了向風車舞劍的唐吉軻德,原來,一個事實從來都沒變過,國民黨由當初到現在,都是阻擋國家求取進步的那顆最大石頭。 沒有人會說家戶總所得為稅基方案是絕對的完美,但至少是先進國家實施經驗中認為相對公平的選擇,原本的方案容或有再作調修的空間,但沒有一個國家的政府會像馬團隊這樣,居然可以在一夕之間把前面的決策全都一筆勾銷,短短幾天就快 速引產出一個之前從未研究過的雙軌新版本,而後一天內就三讀通過,這種決策過程,難怪一群健保專家全都瘋了,紛紛跳出來口誅筆伐總統與閣揆才是最大亂源。 學者專家若是一群不食人間煙火的蛋頭,則馬核心們就是具有實務操作能力的務實主義者嗎?答案剛好相反。健保局長已經坦承,4.91%怎麼算出來的?過去從來沒有這個版本,未來初估104年就會出現四十三億元的缺口,105年更將高達二百億元赤字,這還未把若補充保費收取不順考慮在內。換句話說,這次修正後頂多撐五年,五年後誰要接手這個燙手山芋?馬英九即使2012年連任屆時也已下台,因此不干他的事,這個時間點的計算還不夠狠毒嗎? 濾桶 那麼,雙軌制究竟有甚麼問題?首先,其未解決一代健保六類十四目分類收費的不公問題,在現行制度下,即使甲乙收入相同,但他們可能因職業別不同,而繳交不同保費。其次,補充保費的選擇性費基,例如營利所得只課股利所得,執行業務所得不能扣除成本,增生了更多不平與爭議。針對雇主也要繳補充保費,工商團體已經痛陳這 將降低雇主發獎金給員工的意願。凡此種種,很難不讓人懷疑:馬團隊這些人的腦袋到底是什麼做的?更狡猾的是,由於深怕新制實施後大家發現問題,雙軌制實施 的時間居然訂在2012大選之後,要等到大家有感覺時已經為時已晚,從這個角度,馬團隊這些人的腦袋還不是普通的陰險! 暫時的權宜之計,除了把債務留給子孫外,更嚴重的是,它將掩蓋目前眾所周知醫療浪費、藥價黑洞,甚至地方政府積欠健保費的問題。政客藉由把健保當成另一種「抽稅」,目的在迴避他們必須深刻檢討、戮力以赴的責任,非常可惡。為了降低民怨,這次國民黨在立法院一併通過了多項條文,例如:不正當詐領健保費,處以詐領金額二到二十倍 罰款,若涉刑責者將移送法辦。這固然是宣誓掃除醫界害群之馬的決心,但積欠健保費的政府同樣惡性重大,為何不也處以二到二十倍的罰款?這種針對性的立法,不排除是馬政府轉移焦點的手法。 「二代健保」是一個很純粹的公共政策,與每位國民的權益、利害相關,更是一個社會的文明指標,今天台灣卻以雙軌制謀殺了「二代健保」,不惜倒退到0.5代健保,這是馬政府理想已死,務實已死。 ◎剝皮的政府,拔毛的政黨!--胡文輝(資深新聞工作者) http://www.libertyt 買屋網imes.com.tw/2011/new/jan/6/today-f2.htm 假「二代健保」修法過關了,馬政府可以對人民拔毛剝皮、加收健保費了;衛生署長楊志良也拍拍屁股,要辭官走人。政府高官誰去誰來,只是等閒事,人民被拔毛剝皮,卻是長期沉重的痛苦負擔! 打著改革健保旗號來,修出的法卻不進反退,改革成了反改革,楊志良當然該走人,但他走得太遲、太不乾脆,風骨早已蕩然無存,而且,又、又、又、又演出欲去還留戲碼,歹戲拖棚,有夠難看! 當他推出正港二代健保—家戶總所得制,被行政院及國民黨團推翻時就該走人,為政策負責,他卻留任幫國民黨馬政府推銷被改得支離破碎、面目全非的「假二代健保」,假二代健保既非楊志良的政策,他在過關後,才要走人,根本不值半文錢。 假二代健保修法過關後,由於不符公平正義,只顧著向好下手的人民荷包,每年搶錢兩百多億元填健保黑洞,各界罵聲不斷,馬政府飽受壓力,就操作楊志良辭官、慰 留戲碼,轉移焦點,不管未來楊志良走或留,「殘餘價值」都被馬政府做為民意反彈的擋箭牌,自甘充當政府向人民剝皮拔毛的工具,更令人不齒! 其實,搞出不倫不類又不公平的假二代健保,更該下台的,就是行政院長吳敦義,更該負責的,就是國民黨黨魁馬英九總統及所有藍委,吳不下台、馬不負責,人民仍要被剝皮拔毛,楊志良下不下台,一點意義也沒有。 馬、吳全力演出慰留楊志良戲碼,根本在為自己遮醜卸責,國民黨立委把楊志良的政策推翻,又配合演出慰留戲碼,更是醜態百出! 剝皮政府、拔毛政黨,卻自己誇稱此次健保新制公平性「只差上帝一點點」,無恥到家,令人作嘔! ◎拔?太平洋房屋r鵝的毛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1/new/jan/6/today-f1.htm 二代健保在國民黨強行表決下三讀通過,這個標榜改革的方案,並未獲得掌聲,反而引發更多的質疑與噓聲。二代健保與一代健保的不同,只在於如何從民眾的口袋裡多擠出一些錢,來填補健保虧損,完全忽略公平性。 台灣有三百六十萬人月收入不及三萬元,連填飽自己的肚子都有問題,遑論養家活口,為了從這些苦哈哈的民眾身上再榨出油來,官府另立許多名目與繳費的標準,比所得稅還嚴苛,形成無加稅之名的加稅。 政府課徵所得稅,必須先讓民眾滿足基本生活所需,才就多出來的部分課稅,如此收入低的民眾才能生存下去。但健保費卻不管民眾死活,譬如每戶每年有二十七萬元 儲蓄投資扣除額,但二代健保卻就二千元到一千萬元的利息收入,必須繳二%的健保費;另外,每人稿費、演講費合計有十八萬元扣除額,如今收入在一千萬元以 內,都逃不掉二%的健保費。如此一來,靠利息或稿費生活的人,簡直就像被政府抓去拔毛的禿鵝。 其實,健保財務虧損最大的癥結是藥價黑洞。有 個笑話說,有一位老人每天固定去醫院看病拿藥,有一天突然沒來,醫院志工一問他的朋友原因,朋友答曰︰「他生病了。」原來很多人退休後閒閒沒事,每天去醫 院看診拿藥,等到真正生病了,反而沒去看病,醫療資源的濫用與浪費,由此可見一斑。藥價黑洞解決了,健保財務就可大大改善,政府不解決根本問題,卻只會在 小老百姓身上打主意,還說什麼「乘願而來,隨緣而去」,自以為是菩薩心腸呢。 ◎楊當掉 吳當掉 馬當掉--沈政男(作者為醫師) 念醫學院的人都讀過楊志良寫的《生物統計學》 關鍵字排名,不少人曾在這門課補考、重修。如今風水輪流轉,楊署長自認在「健保改革」這一科得到七十五分,然而醫界熟悉健保制度的人恐怕都要說一聲:楊署長,這次換您被當掉了! 二代健保規劃耗費多少行政成本,版本竟能說變就變,一夕翻盤。許多醫療人員這幾年都曾被主管抽考:二代健保的特點為何?當初的正確答案—「改以家戶總所得計費」,在「四不像健保」出爐以後能得幾分?不被當掉才怪! 馬政府的官員說,「國外的家戶總所得制仍有爭議,未必適合台灣」,實在不用功!日本健保多年來以家戶為計費單位,費基涵蓋所得、資產稅、家戶費與眷口費,既 包括勞動所得也計入資本所得,卻無虛擬所得與懲罰單身的疑慮,公平又合理。明明有範本可抄,卻還要自己亂發明,難怪被當! 然而害楊署長被當的人,不是專家學者也非立委,而是幕後的馬總統!從美國的經驗可知,健保改革茲事體大,國家領導人必須出面整合民意,承擔成敗,但獨攬黨政大權的馬總統卻躲在後台看熱鬧,任憑行政與立法部門鬥法也不現身。 馬總統號稱完全執政,權力不下於獨裁時代的強人,但改革魄力卻成反比。健保改革零零落落,這麼迫切的任務都無法達成,未來的長照、十二年國教能有什麼建樹?等著被當掉吧! ◎蔡銘燦(作者為藥品行銷人員)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1/new/jan/6/today-o1.htm 爭議不斷的二代健保,被「修」得支離破碎、面目全非,卻在國民黨掌握立院多數席次的優勢下,表決通過。曲終人散,衛生署長楊志良隨即請辭,還引述佛家語「乘願而來,隨緣而去」,表面雲淡風清,看似灑脫無罣,其實充滿無奈不甘。 勉強稱之為「新版」的二代健保,就像一部?開幕活動儭邡恣A國民黨裝內行,大修特修,先拆解原來的零件組合,再胡亂東拼西湊,連最重要的「引擎」(家戶總所得制)都換 掉了,精神已蕩然,再掛著原先的招牌,欺瞞矇混,完全執政的馬政府,不覺羞愧?這部拼裝車潛藏危機,待總統大選後就要上路,一旦出事,還要全民負責善後嗎? 當年參與制定「二代健保法」的專家學者,一夕間都被「裝孝維」,真是情何以堪!這個法案經過行政院通過,卻被立法院推翻,吳敦義如果有 擔當,應為政策錯誤下台負責,不是讓衛生署長一肩扛了事。吳揆學歷史出身,應該更了解「前車之鑑」的意涵與重要性,既然一代健保以「個人薪資所得」計算健 保費不符公平正義,就該記取教訓,為何還讓「歷史重演」呢? 所以,二代健保淪落至這般田地,毋庸置疑,最該下台的是吳揆。至於馬英九要不要道歉,唉,就讓他繼續裝「無辜」吧! ◎全民健保不保險--陳家煜2011/01/05 資料來源:財訊 1.http://www.wealth.com.tw/index2.aspx?f=521&id=1504 2.http://www.hi-on.org.tw/bulletins.jsp?b_ID=105995 二代健保弄得風風雨雨,但是就算二代健保改版過關了,以後同樣的問題一定再來,因為全民健保名字裡雖然有保險,其實不是保險,而且比保險更糟。 人體健康充滿不確定性,一旦有了重大疾病,醫療費用可能會傾家蕩產,所以運用保險的概念來規避健康的風險是再自然也不過了。望文生義,自然大眾也就認為健保有問題,就像是汽車保險有問題一樣,一定是保費計算不對了,所以健保才會一直虧下去,只要保費算對了,問題就解決了。 但是生病不是交通事故,醫療也不是汽車修護。我們可以精算交通事故的機率,可以精算汽車險保費,但是病有萬萬種,台灣的健保 小型辦公室早就沒有精算疾病機率的這個程序了,因為根本做不到。沒辦法精算大小疾病的機率,健保管理就不是保險管理,而是預算管理。 健保比保險更糟,是因為保險裡「第三方付費」的機制,在精算機率和政府監管的前提下,原本問題不明顯。但是一旦健保變成預算管理,那使用者不管帳的第三方付費機制,就成了非常嚴重的「代理人問題」。 保費比所得稅高,還會更高 民眾繳了保費,就不用管健保局怎麼和醫院打交道,也沒有任何節省醫療支出的誘因,所以不看白不看。而且惡性循環,醫療費用因為民眾不看白不看而愈來愈高,健 保局只好調保費,而保費調愈高,民眾愈覺得不看白不看。不管是一代健保的個人所得,或是二代健保的以家戶所得計算基礎,原理都是在調保費,沒有任何解決 「代理人問題」的機制。 芝加哥大學教授、曾獲諾貝爾經濟學獎的貝克(Gary S. Becker),評論歐巴馬的健保改革時說,問題就是出在保險,健保改革還擴大保險的範圍?很不幸,我們的健保已經是全民強制納保,也就是說,我們早就走上醫療支出無法控制的不歸路了。一項鮮為人知的數據是,台灣人繳的健保保費已經比綜合所得稅還多了,而且以後只會更多,不會更少。我們距離英國的公醫制度,只差沒把醫院納入政府經營而已。英國公醫制度在不少人眼裡也許沒什麼不好,但是英國的醫療品質在歐盟裡最差,醫生收入、地位最低,醫療支出還名列前茅也是不爭的事實。而且人家至少還是國家發達才搞公醫,我們有那個本錢嗎?  ◎台灣醫療的代理問題--林啟禎/國立成功大學醫學院教授 醫療主管機關一再強調 從民調數據來看,台灣的民眾對全民健保有高滿意度,但諷刺的是媒體報導民眾對醫療的內容與過程不滿而產生糾紛的案例卻常常出現,兩者 婚禮佈置之間的落差是因為後者只不過是少數偶發個案,而媒體就會用顯微鏡去大肆報導造成假象呢?或醫病糾紛都是醫師單方的不夠親切(醫學倫理議題)或疏忽過失(醫療法律議題),所以與健保滿意度無關呢?如此的思維恐怕都太過表象,尤其是把醫病糾紛都歸罪給醫師最不公平,從「代理問題」的觀點切入則是一種可以一目了然的選項。 所謂「代理問題」是一種經濟或會計的企業管理分析名詞,內容說的是企業的擁有人雖然是股東,但企業必須交由專業經理人代理經營,因為經理人利益基礎與股東並 不相同,加上前者比後者擁有資訊上的優勢,因此常有代理(經理)人得利但企業卻損失的情況發生,這就是所謂的代理問題。 試比喻台灣醫療的三層代理關係如下,衛生署與健保局是全民健康的代理人,醫療院所是衛生署與健保局的代理人,而醫師則是醫療院所的代理人。 第一層的代理問題如下:國民的核心價值是健康福祉,他們利用稅金與健保費作為股金,委託衛生署與健保局辦好全民健保來照顧他們的健康。但衛生署在專業資訊及 決策威權佔有優勢,當面臨行政與政治壓力時,在若干議題上便無法完全與民眾利益站在同一陣線,如豬肉「瘦肉精」的含量標準或是否進口「美國牛肉」的議題即 是代理問題之一。而健保局在未成為政府單位之前受到法規與財源的限制,曾經不論健保如何虧損,健保局員工仍可領保障固定的高年終獎金,而引發國民不平,這是代理問題之二。為了控制財務,雖也大力掃蕩違法的冒領健保給付者,卻也以總額限制醫療院所作為醫療服務的上限,再向民眾解釋他們可向醫療院所做出無限的 要求,導致民眾總認為沒有受到最佳的醫療服務,此為代理問題之三。 第二層是健保局將照顧民眾健康的責任委託給醫院,以健保給付為股金,醫院 西服則提供門診、急診、住院、加護、手術等醫療服務。雖然健保局想完全了解醫院營運細節,但若干運作靈活的醫院卻可保留一手,所以才有「藥價差」在各醫院之間 產生不對等利基的情形出現。而且不論健保如何虧損與給付如何設限,醫院都要想辦法利用對策來應付政策,這是代理問題存在的原因。健保局利用總額設限,醫院 既不能超過總額,又不能減少服務,成為夾心餅乾,這個代理問題對醫院而言,其實是啞巴吃黃連。 第三層是醫院將照顧民眾健康的責任再委託給個 別醫師,以薪水為股金,但為了怕超越總額,因此有些以科部的指標執行率為限制,有些直接以個人的業績總量作管制,當然代理問題又出現了。醫師與醫院利基立場不同,上焉者為良醫,當然是不理會上述限制,繼續竭盡所能去服務病患,結果造成個人業績或科部指標超標而被扣除薪水,長久下來恐怕熱心會冷卻成灰心。中焉者識時務為俊傑,自動「多元微調」,該服務時很用心,該利用休假來縮減醫療服務量也不手軟。至於下焉者會用什麼方法?或許看一看社會版的醫療新聞便明白了。 醫療的這三層代理關係與代理問題之所以存在,其實也反映出台灣醫療制度設計的特殊矛盾性。社會是資本主義心態,健保是社會主義架構(總 額下分配),但醫療所得(醫師薪水)卻仍是資本主義的業績導向。因此這些代理問題並非不可解開的死結,但首先必須確認死結是打在制度面的三層代理關係,再 把責任歸屬分清楚,死結自然迎刃而解。若把一切代理問題歸罪給最下游的醫師,缺少上游中游的醫療制度面改善,導致下游的再如何自律改善也有極限,恐怕醫療 亂象就不會自動解決或輕易消失吧。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膠原蛋白  .
創作者介紹

mavis

osgdatew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